是谁导演这场戏

生命的感悟

有时候,你会觉得,每天做同样的事情,生命一天天这么重复下去,真是没什么意思!无聊地巴不得赶紧结束。

有时候,你又会觉得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间人生就过去大半,要是能回到童年重来一次,多好!

时间过得飞快

生命是一次充满未知的游戏。

游戏的乐趣就在于我们对未知世界的探索,满足了我们的好奇心;游戏的乐趣还在于可以满足肉身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的六种美感和愉悦感。

因此,如果把人生这场游戏浓缩为八个字,那应该就是“心生分别,向善去恶”。这里的“善”,不是指道德层次的善恶,而是指经过你审美辨别后,落入“美好”的范畴内的东西;“恶”是不幸落选,进入“丑陋”的范畴内的东西。无名与有名

老子看得明白,将其总结为“无名,万物之始也,有名,万物之母也。”

无名,就是我们没有分别,没有明辨事物的某一种状态,这种状态下的事物当然就还没有一个名字,这当然是万物初始的状态——更准确的讲,是万物在我们心中的初始状态。

平凡的“声”,美妙的“音”

比如,在没有发明乐器,在没有音乐之前,人对听到了声音并没有喜恶的成分。慢慢地,有人觉得有几个声音就是好听,并逐渐尝试把这些好听的声音组合起来,就开始了我们对“声”和“音”的区别。当人类的第一只笛子吹出一首美妙的曲子时,更多的人明白了原来“声”和“音”是不同的东西啊!!!耳朵听到的美妙的,才是“音”!

从数学角度讲,“音”是“声”的子集。从物理学角度看,每一个音都有固定的振动频率,比如440Hz就是钢琴上小字一组的A(唱名“拉”,简谱记作6)。

音叉产生440Hz的声音,用于调律

当我们给“音”一个明确的定义,并因此区分了“声”和“音”的时候,我们耳朵听到东西就进入“有名”的状态。

人类所听所闻一旦被区分为“声和音”,进入“有名”状态,这个领域就会衍生形成一个庞大的体系。比如,音乐家、作曲家、交响乐、钢琴、小提琴、打击乐器、音乐老师、音乐考级、唱片、CD、影片配乐等等等等。

这就是老子说的“有名,万物之母也”,因为我们区分了“声和音”,所以,衍生出跟音乐相关的万物。心生分别,向善去恶

有的人喜欢听钢琴曲;有的人喜欢听摇滚乐;有的人必须听着欧美流行金曲才能入睡;有的人听着邓丽君吃饭都格外香甜。

这就是我们“向善去恶”的内心的选择。

凡事都有两面,审美是愉悦的,可是,听不到美妙的音乐我们就会烦恼;甚至,听到不好听的,我们也会烦恼。

比如,你有一双大师级辨别鉴赏的耳朵,却听不到世上最美妙的音乐,这会让你心生郁闷;更甚者,不断给你听锵锅、伐锯、叫驴声这“世上三大难听”,你会但求速死。况且,也许是造物者故意为之,审美是有疲劳的。一首曲子再好听,反反复复也会渐渐让你麻木。

不同风格的音乐受到不同的粉丝拥趸

于是,我们的一生都在追求更新、更好听的音乐,更好的二级,更高级的音响,这也催生了一个个庞大的产业...于是,众生在美妙的音乐中沉浮。

反之,比如一个大老粗,不懂音乐,没有分别“声和音”就没有这么多追求爱好,也没有那么多音乐引发的烦恼。是谁导演这场戏

老子明白这一切,他选择了无为无以为,以保证内心清净,以免从梦中醒来时,忘了真正的自己是谁。

《黑客帝国》人被放在培养液中沉睡

既然是场游戏,何必那么认真呢?

我更在意的,是谁导演了这场戏,我为什么玩起了这个游戏。

赞 (0) 评论 分享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