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亮离婚:爱情是流动的,不由人的,何必激动着要理由

张亮寇静离婚上了热搜。

我的心情有点复杂。

一方面,明星婚变的新闻看太多了,吃惊的情绪早就飞到九霄云外。似乎谁都有昨天秀恩爱今天被雷劈的可能,我们作为旁观者,“再也不相信爱情”也早就说到麻木,再提都像是笑话。

另一方面,张亮和寇静看起来是不太会离婚的那种夫妻。尤其比较受关注的张亮,和寇静识于微时,2013年带儿子天天上《爸爸去哪儿》大火,事业攀上高峰。

模特之路顺利,会做饭,对妻子好,儿女双全乖巧伶俐。从世俗标准来看,张亮在任何维度上都是“完美丈夫”。在粉丝嘴里,他有一段“拯救银河系的爱情”。

可惜看来完美到如人饮水,总离得不是太远。

目前离婚的内情不明,甚至有人传假离婚,我不是娱记没有实锤,别人隐私就不讨论了。还是延续我们一贯的风格,根据公开信息,聊聊爱情和婚姻。

我不太说“再也不相信爱情”这句话,因为我对爱情的复杂有充分的准备。

人有千万种,关系就有千万种,人或关系出了问题,爱情不过是关系破碎的时候最常拿来背锅的托词。

事实上,爱情的道理向来简单。

譬如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教人勇气与坚持,《简·爱》教人自知与平等,《傲慢与偏见》教人独立和体谅。

可这些凝练的大词,一旦实践起来,就千差万别。你之蜜糖,我之砒霜,这件事上觉得和对方默契满分,换一件事或许就三观不合,到最后我们都发现:两个人在一起靠的是吸引力,走下去靠的是容错率。

我今年32,中年嫌小,少年嫌老,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年龄。

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年纪,甜蜜的爱情似乎只能在回忆里检索,耳闻目睹都是生活中那些爬满华袍的虱子。

微信约饭喝酒,最常收到的回复:“今天不行,陪娃在医院看病/带娃去上兴趣班。”好不容易成局,酒没过三巡,对方就看表,然后歉然抬头:“不好意思,要回家教孩子英语了。”

最近有同龄朋友说起,要去参加同学婚礼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们面面相觑,流露出一股不敢明言的好奇:这个年纪还参加同学婚礼,头婚还是二婚啊?

这当然有点政治不正确,却是这个年纪的人间真实。

年轻人还在讨论犬系猫系,还有力气为某个人要死要活。而我,一个情感博主,在中年局里都不敢乱说话。但凡说几句,别人看你的眼神都透着冷光:多大人了还聊爱情?

其实,不是爱情不值得,是我们不愿意再为值得支付代价了。

明星离婚虽然不比百姓分家,本质是相通的。一段纯粹的关系,慢慢融入名利、私欲乃至算计,不去经营呵护,任由它自然发展,当然会分崩离析。

很多人对关系有一种执念,认为对的人就是天衣无缝命中注定,最好的关系就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。而婚姻因为要处处用力时时费心,就成了爱情的坟墓。

可拉倒吧,懒就说懒,相处累了想换,确实是人性的一部分。但期待更好的关系,就要付出额外的努力。

我们高估了爱情,又低估了婚姻,于是在关系里碰壁又逃离,四处打转,往复循环。

张亮和寇静离婚那天,朋友给我发了一段歌词。

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,有些歌年轻时听过,积累一点阅历再品,简直焕然一新。

像姚若龙写给孙燕姿的《开始懂了》,这样一首讲分手的歌,我初中时第一次听。那会儿对“相信你只是怕伤害我,不是骗我”嗤之以鼻,觉得哪有这样的傻白甜。

现在想想,“用心酸微笑去原谅了,也翻越了,有昨天还是好的”是曾经沧海的人才有的体会,而“明天是自己的,开始懂了,快乐是选择”,则是把沿途的风景烙在心上,化作行囊,然后继续前行的勇者。

歌里的细微末节就算都体验,若想真明白,真要好几年。只是真明白的这几年,有多少人在用力经营,有多少人在无力蹉跎呢?

爱情来时有多美好,去时就有多残忍。更绝的是,它是流动的,不由人的,我们也就不必再苦苦追问理由。

《圆桌派》聊过一期爱情,有两段话长在我的三观上。

人生是一节一节的,爱情是一段一段的,人在每个时候的情感需求是不一样的,不爱了,或者你爱而不得,才是人生的常态,你得到爱是非常幸运、难得、稀少,而且转瞬即逝的一件事。关系会变,可以从不爱到爱,也可以从爱到不爱。

爱情是“关系”,婚姻是“角色”。善男子善女子千百年来总在妄想用“角色”套牢“关系”,殊不知,爱情像鸟,一套即死。

“拯救银河系的爱情”土崩瓦解,带给我们的启示是:爱在不同的人之间,是截然有别的。爱在同一个人身上,是因时而异的。不要用统一的标准,譬如道德、责任去框定爱情,这是一种无效的懒惰。要时时刻刻去洞察人心的索求和变化,要培养自己理解和给予的能力。

这些年我越来越懂得,良性的关系,并不是起初的妙不可言永不退却,而是不断经历风雨,不断遭遇疏离之后,重新爱上对方。

如果没有努力经营,重新爱上就不会发生,那分开注定是唯一的结局。而用心付出的每个点滴,都是我们依然可以相信爱情的凭据。

赞 (0) 评论 分享 ()